景仪今天怼人了吗

笔名歌锦墨韵,蓝景仪小迷妹~

微博:歌锦墨韵

半次元:您的好友蓝景仪正在怼人

度受:🌸社会你景仪

红豆:『宸』蓝家单身喵代表_景仪

【云华】今天师妹表白了吗

*云华gl 有人喜欢吗 温浅深×吴不棱
*温浅深在云梦汤池,吴不棱在金陵城外
*都找得到,是NPC



吴不棱又没钱了,是的,又双叒叕没钱了。 像谷师姐说的那样,看到乞丐善心大发,把钱全都散出去了。 “你们呀总是慷慨救急,把钱散得一分不剩,没有我你们就等着典当裤子吧。” 吴不棱坐在金陵城外某个小渔村里,有些懊悔地捂住脑袋。……师姐,我好像……真的要典当裤子了…… 想起来前两天还笑过天阳师兄因为没有盘缠回华山而在金陵城街边卖艺的自己……哎,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看到水中游过去的鱼,饿了一天的吴不棱两眼放光。想起之前跳进龙渊后燃起火堆把从龙渊里捞起来的小鱼儿烤了的时候,烤鱼的香味,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 “这鱼能不能吃啊……吸溜……”

吴不棱担心这是家养的鱼,会给主人带来损失,在怀里掏了半天,掏出来半个又干又硬的白馒头,想象着烤鱼的香味啃了起来。

不行,不能这么下去,不然早晚饿死。吴不棱想着,在路边捡了块木板,又找私塾的学生借了笔,在木板上歪歪扭扭地写上“我可以干活,求人带我走”。

温浅深来金陵城办事,看路边坐着个姑娘,可怜巴巴地看着她,衣着又是华山的校服,便问道,“姑娘,你这干活的报酬,怎么算啊?”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包吃包住够回华山的盘缠就行!”吴不棱眼睛一亮,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不包住也行我可以睡大街我吃的很少的一天一个白馒头就够姑娘你带我走吧带我走吧!!”

“噗……”温浅深轻笑一声,心道这姑娘倒是可爱的紧,自己的条件也不是养不起她,便对吴不棱伸出手,“那,和我走吧。”

吴不棱被这笑容弄得脸色微红,只觉得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温柔好看的姑娘,呆呆地把手放在了温浅深掌心。直到上了马车,都觉得自己像在做梦,把自己的手掐出好几个红印子后才确定这是真实的事情。

“啊,那个……姑,姑娘,你叫什么啊?”吴不棱低着头,耳朵发红,紧张地揪着衣角,小声问了句。

“温浅深,叫我浅深就好,你呢?”“我,我叫吴不棱!很,很高兴认识你!”温浅深轻笑一声摸了摸吴不棱的头,“我也是。”

吴不棱脸已经红透了,低着头什么都不敢说,温浅深也没恼她不回话,默背了一会医书后闭目养神。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温浅深像是睡着了,吴不棱偷偷摸摸地仔细观察起她来。吴不棱从小不喜欢学习,字写的不好看,成语也不会几个,只觉得眉目如画大概就是这样了。温浅深很白,眼睫毛很长,唇角带笑,是那种内敛的美,却又不让人觉得软弱。

“真好看啊……”吴不棱嘟哝着,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赶紧坐好,捂住发烫的脸,也没注意到温浅深又上扬了些的嘴角。


*写一半,就这么多,咕咕咕

*其实很早就写出来了老忘了发布真的不是因为懒

我有自设辽!!!
我自己画的自设!!!
翘臀嫩景【神志不清】
这真的是人形!
不是狗是白福腻谁说我是狗我咬谁!!

QAQ找亲友占tag致歉

剑斩华仔

我可以纯情可以满嘴骚话

蹲一个捂裆的亲友

最好是妖号成男

但是只要你够骚不是妖号不是成男也可以

我会开车会勾引你的

你不是剑斩这个四合院也没事我们可以QQ聊

我还可以去你那玩

QAQ蹲


……我现在来得及后悔把小甜饼改成点梗产物吗


欠了八篇点梗好像

我点梗刚好八个cp

那一个cp一篇叭我实在搞不清楚了


惊了

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

居然有tag!!!!!


【凌仪】小甜饼

点梗之一
雷者慎入
超级ooc
年下
私设如山
就这样了看的下去就开始吧

金凌和蓝景仪幼时是见过的。

这是金凌偶然间想起来的。

那个时候金凌才六岁,蓝景仪才七岁,都是不记事的年纪,这么久了也才想起初遇原来那么早。

那天江澄和金光瑶来姑苏蓝氏开清谈会,金凌好奇,就闹着要跟着一起来。

本来江澄是不同意的,但是金光瑶说,“阿凌想去就带他去吧,蓝家不危险,让阿凌去也无妨,说不定还能交个朋友。”江澄也懒得再反对,就带上金凌去了。

正是好奇心最旺盛的时候,澄瑶二人离开,金凌就开始乱逛,看到含光君养的小白兔也要摸上一摸。

然后他就迷路了。

绕来绕去总会回到同一个地方,金凌有些不悦,想着如果江澄发现他不在前回不去就要被训了,还有些害怕,当即哭了出来。

抱着一小筐青菜去喂兔子的蓝景仪看到的就是一个面皮白净,身着绣着金星雪浪的衣服,头发被发冠高高束起,眉间一点朱砂痣的小娃娃坐在树下哭。

蓝景仪是生平第一次看到这么可爱的小姑娘,看到她在哭,放下小框跑过去手忙脚乱地掏出自己的素白手帕给她用来擦眼泪。

“你没事吧,怎么在这哭?”软糯稚嫩的声音响起,金凌抬头,看到一个比自己高了小半个头的蓝家人把手帕递给他。

“我,我找不到路了呜呜,舅舅会骂我的,谢谢你的手帕。”金凌接过手帕擦干净眼泪,“你可以带我找路吗?”

面前的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蓝景仪看得脸色微红,忙不迭地答应下来,“好,好呀,但是我要先去喂兔子,你得等一会……”

“嗯……”金凌跟在蓝景仪身后,看着他喂兔子。“你看,这只小兔子是属于我的哦,它叫软软,很可爱吧!”他把一片菜叶塞进金凌手里,“你也喂喂看嘛~”说完这句匆忙扭过头去心不在焉地喂兔子,心里想着,刚才碰到手了唔哇!小妹妹的手好软哦。

“哦对了,小妹妹你叫什么啊?”金凌一愣,“你才小妹妹,本少爷是男的!!”“哎?对不起对不起,我这里有师兄出去时给我带的桂花糕,可好吃了,给你~”

金凌因为迷路和被当成女生心下生气,拍开蓝景仪的手,“不就是块桂花糕吗,谁稀罕!”

蓝景仪没拿稳,桂花糕掉在了地上,又委屈又生气,没忍住哭了出来,“呜……呜哇,你是坏人……呜呜呜……”

金凌意识到自己有错,又有些别扭,“我,我下次来的时候给你买就好了,你别哭啊。”“呜呜,这是师兄给我买的,谁知道你还来不来,呜呜呜……”“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别哭,我一定会给你买桂花糕的,别哭嘛……”

蓝景仪擦掉眼泪,伸出小手,语气还有些哽咽,“拉,拉钩,你要是不给我买桂花糕就是小狗!”

后来江澄不见金凌的影子,看到这一幕,把金凌拉走,“你乱跑不说,还把人家弄哭了,道歉了没有!”金光瑶则在一边安慰蓝景仪,蓝景仪看到温柔的漂亮哥哥就不哭了。

倒是那块手帕,金凌没来得及还回去,就这么一直留到了现在。

最后金光瑶还是没拉住江澄,金凌被训了一顿,至于桂花糕嘛,金光瑶遣人送了过去。

金凌轻轻吻了吻怀中睡熟了的人的额头,紧了紧手臂。

真是……喜欢得紧……

求赞嘤嘤嘤

https://clx.163.com/gfjc/?page_key=cdfb3f7c8e3b47ed8d60277be31c05ff

点不开的链接走评论